可以看污片的软件

“破虏校尉邹靖见过度辽将军!”

邹靖瞧见了公孙度刻意带上的大纛,他虽然不知道是哪儿冒出来这么个度辽将军,但也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破虏校尉,官位低不少,况且,此次黄巾围困涿郡,靠的便是度辽军,理应客气些。

公孙度笑道:“邹校尉客气了,度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想来即便是没有度,邹校尉击退黄巾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顿了顿,又道:“某复姓公孙,名度,草字升济,邹校尉唤某升济便是。”

闻言,邹靖心底倍觉舒坦,道了声“客气”,复又扬声道:“将军远来,不若进城稍事歇息,待晚上,靖为将军接风洗尘,如何?”

公孙度没有立即应下,思索间,见邹靖身后不远有一长须汉子,细细一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下多了几分惊疑,不免又多看了几眼。

“这不是之前那人吗?咦?红脸?长须?这家伙该不会是关羽,关云长吧?为何之前没有见他出手呢?”

公孙度不用多想,便明白是为什么,铁定是邹靖担心关羽是奸细,不敢放其出城一战不说,还要派人将其看起来。只是现在排除了这个可能,邹靖想着可能关羽是他的人,然后顺便带了过来。

“邹校尉,不知这位壮士是?”

果然。邹靖听到这话一愣,道:“他不是度辽将军你的手下吗?”随即面色一沉,看向关羽的面色颇是不善。既然不是公孙度的人,那只能是奸细!

公孙度摆摆手表示不是,然后又随口说道:“不过或许是另外一路人!”

“另外一路人?”

手执团扇的碎花裙优雅少女

邹靖颇是惊诧,随即就想起之前看到的刘备等人,面色好看了许多。只是先前刘备等人不过千把人,不仅没有起到夹击的效果,反倒差点儿枉送小命。

公孙度回头一瞧,见刘备就这么会儿功夫就和张飞打得火热,心底多了几分不爽,扫了眼邹靖,趁机说道:“一起看看?”

“好!有劳将军!”邹靖倒也想见见刘备,好歹也是一番好意不是。只是有些不自量力!

公孙度笑笑,带着邹靖走了过去。

“主公!”

张飞虽然和刘备一见如故,但也留了几分注意力,见到公孙度过来,忙躬身道。

“嗯!”

公孙度点点头,然后对刘备说道:“这位是破虏校尉邹校尉,他有些事想要和你谈谈。”

刘备甚是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邹靖来幽州已经有两年了,是鲜卑退走以后,随刘焉一同来到幽州的。最近一年可是听说了好些有关邹靖,还有公孙瓒的事情。

“草民刘备刘玄德拜见校尉大人!”

说是拜见,但也仅仅是拱手。

邹靖顿时眉头一皱。

张飞突然插口道:“校尉大人,刘兄可是中山靖王之后,有着高祖的血脉。”

邹靖面色再变,但却是吃惊,不豫之色已然消散殆尽。上下打量了一遍刘备,见其果有异于常人之处,一对硕大的招风耳,更有一双奇长无比的双手,下垂竟是超过了膝盖,也难怪使用双股剑也能堪比长兵刃,这双手可是功不可没。

几人却没有发现公孙度在张飞出言相助刘备的时候眼中满是诧异,还有一丝阴霾:“难道这次要做亏本生意?”

这次来涿郡,公孙度可是想着能不能把关羽收入麾下的,为了这个,就连蓟县都只是让徐荣和黄忠领兵前去相助。

许久。

公孙度刚做好安排,邹靖便凑了上来:“公孙将军,不若现在便入城,如何?”

公孙度扫了眼四周,见刘备竟然已经先一步被带着走向涿县,同行的还有已经基本确定是关羽之人,点点头,道:“嗯,也好!”

顿了顿,又道:“如此,有劳邹校尉了!”

“说笑了!”邹靖忙摆手道,“请!”

公孙度向黄晴示意,黄晴点头回应。

邹靖看了一眼黄晴和她带着的二十名士兵,也没有在意,头前带路。

一行人进入涿县,来到邹靖临时居住的府邸。

邹靖刚招呼公孙度等人坐定,不多时,美酒佳肴便被送了上来。公孙度便明白必是战事即将结束的时候,邹靖便已经吩咐了下来,到现在大半个时辰正合适。

“感谢度辽将军解涿县之围,大破黄巾!”

感谢的话先前已经说了一遍,但现在才算是正式场合,邹靖起身,举杯又说了一遍。

公孙度笑道:“邹校尉客气了,若是没有你们的坚守,牵制了大部分黄巾军的注意,要将其击败绝对不容易。”

花花轿子众人抬!

果不然,公孙度的话音落下,与宴的几名邹靖手下的武将俱是面露喜色,也赞扬起了公孙度,“将军有勇有谋”、“将军来得不早不晚,恰到时机”之类,不要钱的往外吐。

宴会上,刘备和关羽也参加了,但看着公孙度那里的热闹情景,刘备满心的不爽,随口说了两句,便闷着头吃肉喝酒;关羽则是一脸的傲然,恍若未觉,没有说上半句话。

倒是公孙度在众人稍歇之时,举杯来到了关羽桌前,道:“壮士,敢饮否?”

“有何不敢!”关羽眉头一挑,举着酒杯站了起来。

“壮士,请!”

“将军,请!”

饮毕。

公孙度借着喝酒的热乎劲,问道:“敢问壮士高姓大名?哪里人士?本将久居辽东,与鲜卑大战无数,不知壮士可愿相助于本将?”

刘备听着公孙度和关羽的谈话,心里的憋屈得不行,想他堂堂高祖后裔,竟还没有一个没啥出身的莽夫受重视。

这边公孙度却是得知了关羽的一些消息,但关羽没有立即接受公孙度的招揽,直说黄巾当道,想要搏一份功名。

“怕不是功名,而是抵消犯罪吧!”

公孙度知晓关羽的底细,明白他的意思,差不多就是婉拒了。

随即,公孙度又来到刘备面前。虽然公孙度有些瞧不上刘备不爱读书,偏又喜爱华服美姬的家伙,但是这家伙耐不住运气够好,又有高祖后裔的马甲披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像历史上那般一飞冲天。现在混个面熟很是合适。

“玄德,不介意某这样叫你吧?”

公孙度颇是客气。

刘备心中虽然不爽,但也只能笑道:“将军客气了!”

公孙度随意闲扯着,最后还邀请刘备随同征讨黄巾,但被拒绝了。后来公孙度才得知原来邹靖打算将刘备介绍给刘焉,而且早在之前就已经跟他提过了。当然,也许是其他原因……

末了。

公孙度以大战初歇,军务繁忙为由,拒绝了邹靖留在城内的打算,不过倒也没忘了让张飞邀请关羽共讨黄巾。因为,之前公孙度得知了关羽和刘备还未结拜,也不是主臣关系,顶多算是临时属下。这样的机会,要是错过,那绝对是天理难容!

至于说关羽高傲性格的问题,公孙度丝毫不担心,武艺方面,不说他和黄忠,就说徐荣和张飞,恐怕也能将其击败。毕竟关羽的武艺还未大成,有着一股凌厉之感,无法收敛。

公孙度的想法挺好,提前截胡,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张飞和关羽两人竟较起了劲,连夜展开了比斗。

等公孙度赶到的时候,二人战至正酣,也不好就这么将其分开,只好任由二人去了,不过为了某些心思,公孙度还是提刀在手,随时准备出手制止二人的比斗。

二人战至百二十回合,均体力消耗甚大,动作慢了许多。不过张飞因为在辽东这些年吃得好,身体好一些,占据了上风,关羽已经剩下守势,无有反击之力,想必不出三十个回合,便会落败。

公孙度便提起了心,准备在关羽即将落败之际,将张飞拦下。只是公孙度做是这样做了,但关羽却主动承认是自己输了,而且看向公孙度的眼神满是不爽。

这让公孙度也觉得不爽,我帮你保了面子,反倒是做错了?

次日。

待刘备和关羽结义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公孙度干脆的熄了心思,派人向邹靖告辞,然后百年回转蓟县。

《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三国之公孙大帝请大家收藏:()三国之公孙大帝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