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软件大全

山竹滩上的晚风轻拂,那轮小半圆的月亮已经贴到对面的山头上。

“哇哈哈哈……神兵在哪呢?”

哈木把都儿已经确信河对岸没有人,甚至天上也没有什么动静,便是猖狂地大笑起来,显得戏谑地询问道。

“哇哈哈哈……老子跟明军交战几十年,这个明军将领最是搞笑!”

蒙古骑兵亦是意识到被这明军将领给耍了,一时间这个山竹滩响起了连片地笑声,令到不少明军都跟着脸红耳赤。

“神……神兵呢?”

张培东看着四周确实一点动静都没有,一时间亦是不由得傻眼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过于信任那位林阁老了,纵使他是当朝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但亦不可能真有本领让山竹滩这里变出神兵才对。

“杀!将这些明军杀得干干净净!”哈木把都儿抽出了腰间的弯刀,脸上凶相毕露地高声下达指令道。

“杀,别给他们留一个活口!”土力把免亦是高举着弯刀,带领着自己的部属打算一起收割明军的生命。

蒙古骑兵从明军正面和侧方一起进攻,宛如组成一个尖刺插向明军的心脏般,一旦明军的阵型崩溃,那么将会演变成一种单方面的屠杀。

却是不可小窥蒙古人的智慧,这从正侧两方向进攻看似给明军留了一条退路,但这才是真正的高明之处。不说正侧有效加强合力,这留下的后路会令到明军的军心更容易动摇。

雨后的短发极品少女气质纯洁

“结阵迎战!”

张培东看到蒙古人发起了围攻,当即表现出统帅最基本的素质,便是勒令进行了双面防卫,决定抵挡住进攻。

明军亦不都是乌合之众,特别边军的战斗力被很多人认为是大明最强的军队,当即亦是结阵做出了防卫的架势。

“神兵天降!神兵天降!”

张培东看到蒙古骑兵气势如虹,而己方则是被动地应战,心里清楚光凭着这凑建起来的五千骑兵根本打不赢,或许是还对林晧然有着最后一丝信任,已然还是期望能够出现奇迹,嘴里亦是念叨道。

随着交锋的展开,前头的部队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犬牙之状,却是不断有人中刀从马背摔下。

月亮缓慢地下沉,令到天地变得昏暗一些。

明军终究不是马背上的民族,特别还是有人数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故而很多明军将士已然考虑着如何才能生还。

对了?

有的将领的眼睛微微一亮,却是朝着山坡上的那座山竹堡望了过来,或许今晚的月亮比较黯淡,那座土堡一直显得并不太起眼。

只是再如何的不起眼,若是依凭着它的防御工事,已然还是有机会获得一丝生机。

怎么回事?

正在交战的双方突然间微微一愣,一个地动山摇般的动摇从不远处的山坡传了过来。却见那一座不起眼的山竹堡土墙突然间崩塌,卷起了滚滚的烟尘。

如果说这个动静只是让人感到一些意外,甚至根本都不用理会,那么接下来却是让人瞪直了眼睛。

在滚滚的烟尘之中,一支装备精良的骑兵从山竹堡飞奔而出,显得源源不断的样子,借助小山坡的冲势直接杀向了蒙古骑兵的后方,嘴里还整齐地喊着:“杀啊!”

“神兵!神兵来了!”

“真……真的有神兵!”

“哇哈哈哈……神兵相助,谁敢争锋,杀!”

……

苦于应战的明军看到银辉之下的精良骑兵出现,特别人数比他们这边只多不少,更重要这是林阁老请来的“神兵”,一时间不由得军心大振,却是将刚刚逃跑的想法一扫而空地应战道。

“这……怎么可能?”

哈木把都儿亦是注意到后面的动静,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道。

他其实是知道这座土堡的存在,但大明最不缺的便是这种大大小小的土堡,由于要伏击明军,自然不想节外生枝,但如何都想不到被他轻视的土堡会潜伏着这么多的骑兵。

只是他不相信有谁会未卜先知般安排这么多骑兵在这里,而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这些真是明朝妖人请来的神兵。

“结阵迎敌!”

土力把免已经没有顾不得去思索为何会有这么多骑兵埋伏在那座土堡,因为他刚刚吹响了进攻的号角,背部已然彻彻底底地暴露给这支神兵,便是即刻下令组织队伍进行防守道。

如果这支神兵早一些出现,他还能从容地部署,偏偏对方让他跟着明军交锋,令到他正处于首尾不可兼顾的困境中。

却是不得不说,这并不像是边军将领的打法,反而像是传闻中奸狡的南方将领。

“结阵迎敌!”

哈木把都儿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他的肋骨同样暴露给这支神兵,亦是焦急地下达指令道。

砰!砰!砰!

从山坡下来的这一批骑兵是手持遂发枪的骑兵,他们直接进行双枪连射,在射击完毕之后却是向两边散开,后面跟着的枪队接力再射。

噗!噗!噗!

土力把免的部众刚刚在万左卫城就已经领教过遂发枪的威力,如今再近距离地感受,心里当即是如同坠入冰窖般,却是接连地中弹倒地。

还没等混乱的蒙古骑兵结阵,很多蒙古骑兵已经纷纷从马背摔了下来,一些马匹更是被射得嘶吼而逃,直接将摔在地上的蒙古骑兵踩得彻底没了声息。

蒙古骑兵显得更加的混乱,很快就传导到了先头部队,很多蒙古骑兵已经感到了畏惧。

“杀!”

一个身披银色战甲的战将手举着一把大长刀,身后跟着清一色的大刀骑兵战队,直接扑上来朝着蒙古队伍的背后狠狠地发起攻击。

相对于遂发枪和弓箭,这种短兵相交的战斗的杀伤力更大,而结成阵的大刀战队如同吹枯拉朽般地收割着蒙古骑兵的生命。

“杀啊!”

明军的压力已经大大地减轻,看到这支神兵如此的英勇,一时间般亦是战意高昂。他们不仅挡住了土力把免和哈木把都儿,而且还反过来朝着他们发起了攻势。

一时间,明军已经占据了上风,伙同着从天而降般的神兵收割着这一帮蒙古骑兵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