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官网首页

鲲鹏堡。

即位于辽隊东面的船坞,也是目前公孙度手下唯一的一座造船坞堡。之所以以鲲鹏命名,便是因为,鲲鹏者,其形硕大无比,寓意造出巨大的战舰;又其鲲,于水中任意畅游,无所畏惧,寓意造出的战舰所向无敌,不受海风海浪的困扰;再有鹏,扶摇直上九万里,寓意造船能力扶摇直上,无止无尽。

原本仅能同时建造十余艘战舰的鲲鹏堡在“鲲鹏堡”的名字落下之后,极速扩大,如今已经能同时开建三十六艘战舰。不过其中二十艘仅仅是小型战舰,如走舸、海鹘之类,用于江河湖泊近身接战的战舰,有着速度快,转向灵活的特点。

再有十五艘,便是程普使用的各种在海上航行的战舰,有着莫大的威力。

剩下的一个,则是鲲鹏堡内的秘密之所,除了督造蒋升,以及船师蒋毅、高强三人知晓以外,便只有吃住都在里边的近千船工了。就连公孙度也仅仅是知晓,还未到里边儿去看过。

倒不是不能去,而是公孙度不想去。蒋升三人邀请过多次,希望公孙度能前往一观,然后提提建议之类,但都被拒绝。公孙度担心因为他的现身影响了众船师、船工的心态,导致制造失败。

最主要的是,公孙度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造船的理论他倒是知道不少,动动嘴皮子是没问题,看看也是可以,但真要让他提建议,那就白瞎了,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也就是不想暴露了真实情况,最后装那什么不成,反倒降低个人威信。

随着制造能力的提高,鲲鹏堡的范围也扩大了很多。如今辽隊城东门外的辽河,上下十多里的范围,都是鲲鹏堡的范围。为此,东门外的田地已经部都换做军屯,东门更是已经不让普通百姓通过。

这样做保证了鲲鹏堡的安,但也增添了许多不便,这也是后来鲲鹏堡迁至沓津的主要原因之一。

今天,往常忙碌的鲲鹏堡却冷清了下来,因为鲲鹏堡即将有一件大事发生。

鲲鹏堡的大门处,蒋升拄着拐杖,蒋毅和高强一左一右,三人整齐的等候着什么人。

“主公怎么还没来?”高强伸长了脖子向远处望去。

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蒋升丝毫不受影响,面上半点变化也无,依旧定定的等着。

蒋毅就没这份沉静了,眉头一挑,道:“你着什么急!”

“刚才不是已经有主公的亲兵过来通知了吗,主公最多还有一时三刻便到。”

高强耸耸肩,道:“倒不是着急,只是担心误了下水的时辰!”

蒋升眼见二人说话要没个把门的,猛的一抖拐杖,道:“主公没到,什么时辰都不是好时辰,只要有主公在,什么时候都是好时辰。”

蒋毅和高强顿时不敢再多说,一本正经的装作“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蒋升见此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刚转过头,便听到——

“主公到了!”

蒋升抬头一看,便迈着老腿迎了上去。蒋毅和高强亦是欣喜不已,忙跟了上去,一左一右扶着蒋升。

“哈哈哈!”

公孙度御使坐下战马快跑了几步,以更快的速度跑了过来。

“蒋督造,让你们久等了!”

蒋升闻言当即就要下拜,但公孙度眼疾手快,一把就将其扶住:“今儿大好的日子,就不用讲这些虚礼了。”

蒋升年老体衰,自是拗不过公孙度,只能谢道:“那……就多谢主公了!”

公孙度点点头,问道:“都准备好了?”

“不说万无一失,但也都准备好了,剩下的就只剩下看老天是否赏脸了。”蒋升幽默道。

“哈哈!好,相信老天不会这么扫兴,我们就赶紧过去看看吧!”

公孙度说完,便相携蒋升,以及跟上来的魏攸往内里走去。

“那就是这次要下水的战舰吗?”往里没走多远,公孙度看到远处有一个楼宇模样的木屋,便问道。

“主公慧眼如炬,那正是这次将要下水的战舰!”蒋升顿了顿,道,“或者说已经下水了,只等之前拦截的河水放开,就能顺河而下了。”

公孙度目光也不转,点点头,道:“决堤的人安排了吧?能否一下子放开,可是关系着下水能不能成功!”

“主公放心,已经安排妥当。”蒋升回道。

魏攸突然插口道:“这船有这么大吗?看着样子还有不短的距离啊,现在就能看到了?”

公孙度笑了笑,道:“等会就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巨无霸了。”

“没错!”蒋升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但也默契的没有说具体的。对于他们来说,能造出足够令人惊叹的战舰,也是一个值得自豪的事情,过多的自夸则是有卖弄的嫌疑。

魏攸亦是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一行人的脚步快了许多。

随着距离的靠近,入目的战舰的身影也越来越大。

及至距离不足百丈,魏攸忍不住惊叹道:“这真的是战舰吗?看起来更像一座小山大小的楼宇,真是令人吃惊。”

“哈哈哈!”

公孙度觉得今天比任何时候都开心,笑的次数都多。

“等上了船,你就知道的确是真的很大!”

不说魏攸,像黄晴等人那真是惊得张大了嘴巴,根本说不话来。

到得船坞,才真正算是一窥貌,即便是公孙度曾见过数万吨的游轮,也仍是惊讶得不行。毕竟那是钢铁所铸,和木材根本不能如此比较。

根据目测,简单计算了一下,这艘船头是个高高扬起的撞角的战舰,大约才六百吨的样子,真真是厉害。虽然还不及后来的南朝时的千吨巨无霸,但也很是不错了,毕竟虽然有了理论支持,到底还隔着两百多,近三百年的时间。

蒋升看公孙度面露满意之色,面上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战舰虽然造出来了,但毕竟没有前车之鉴,能不能成,还真难讲。

“主公,眼下战舰即将下水,但尚未命名,从习惯上来讲当属不吉利。”蒋升说道,“不知主公欲要以何为名?”

“天吴!”公孙度闻言脱口而出叫出了这个名字。

“天吴?”蒋升思索着这个名字有何意义。

公孙度看了他一眼,又转向魏攸,道:“清平,你可知天吴为何?”

蒋升,以及蒋毅、黄晴等人闻言纷纷看向魏攸。

魏攸稍作沉吟,道:“天吴,上古水神之一。山海经中有言——‘朝阳之谷,有神曰天吴,是为水伯。其为兽也,人面八首八足八尾,皆青黄也。’”

“不知属下可有说错?”魏攸说完,看向公孙度。

公孙度点头道:“没错!天吴有呼风唤雨之能,在上古水神之中,又以神秘而闻名。”

顿了顿,又道:“某希望它能像传说中的天吴那般,能呼风唤雨,不惧风浪,面对神秘莫测的大海也能不受影响,所以名——天吴!”

“主公高见!”

众人皆服。

“走,说得再多,也不如亲自上船一观。”

公孙度又对蒋升道:“可以防水了,等大家都上船,估计放出来的河水也差不多到了,正好下水试航。”。

“是,主公。”蒋升应了句,便对蒋毅和高强使了个眼色。

二人会意,赶紧传递命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