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绿巨人视频

新的一天开始,大雪依旧在满天飞舞。一般来说,在这样的天气里,无论是联军、还是法军都不会发起进攻。

正在巡逻的霍埃格上尉却不敢掉以轻心,大规模进攻没有,不等于小规模袭击也不会发生。

光霍埃格上尉所在的第二十五师,在短短半个月内就遭到法军七次袭击,造成了上百人伤亡。

当然,联军同样也组织了多次报复性的反击,总得来说算是互有胜负,奥军还略微占了一点儿便宜。

顶着刺骨寒风,霍埃格上尉打了一个喷嚏,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心被法国人打了黑枪。”

战场是最好的老师,经验都是慢慢摸索出来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交战双方就爱上狙击游戏。

在四五百米开外,埋伏三五名枪法好的士兵,对敌人的巡逻队进行偷袭,对上一个排都不怂。

受制于枪械精度,能够在两百米的距离命中率超过百分之三十,那都是精锐士兵。

四五百米的距离,除了神枪手外,普通士兵就完全靠运气,根本就构不成有效杀伤。

埋伏的士兵完全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最近一段时间,交战双方大部分伤亡都是这么来的。

“放心吧,上尉。这里地势平坦,三五里外的情况都尽收眼底,根本就藏不住人。

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

你看,前方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不像有人经过,除非法国人半夜就埋伏进雪地里。”

回话的是一名中年老兵,战争爆发后复员回到部队的。从众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他在巡逻队伍中的地位不低。

军队是崇拜强者的,能够受人尊敬自然是因为能力。在这里也不例外,中年老兵受人尊敬,自然是他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曾经获得过军功章。

几乎所有的奥地利军队连队中,都会有这样的老兵存在,他们存在的价值就是传授战场经验。

霍埃格上尉拿出了望远镜,扫视了一眼前方,确定没有行人的痕迹之后,松了一口气。

连夜埋伏是不存在的,半夜的温度零下十几度,在冰天雪地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那是会死人的。

至于挖洞、设置掩体,那只存在于神剧中。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冻土可不是那么好挖的,一夜之间如何能够悄无声息的挖出来?

刚准备放下望远镜,远方突然出现了若隐若现的人影,霍埃格上尉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发信号,敌人出现了。”

距离实在是太远了,透过望远镜也只能看个大概。尽管在这样的天气,法军发起进攻不合常理,可战场本来就不是讲理的地方。

霍埃格上尉是上过军校的,无数的经典战例告诉他,经典战役都是靠打破常规取得胜利的。

理论上不可行,不等于现实中不会发生。对法军来说,在冰雪天气发起进攻固然不利,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这样的鬼天气,奥军的飞机、飞艇都只能在家休息,不需要担心天上的威胁。

巡逻队的任务就是发现敌踪,及时汇报。觉察到了异动,霍埃格上尉自然要汇报了。

“上尉,你确定是法军么?现在发起进攻,对法国人可没有好处。要知道在这种鬼天气作战,士兵的伤亡会非常大!”

平常时期士兵受伤,傍晚时分收尸的时候,还可以顺便带伤员回去救治。

这种冰雪天气就不一样了,伤员在雪地里趴几个小时,伤口早就被冻出了问题,恢复的可能性大减。

稍微有点儿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战场上伤员通常是阵亡士兵的数倍,甚至有可能是十几倍。

要是这些伤员的救不回来,那战损就一下子上去了。法兰西可不是人口大国,这样的损失他们可受不了。

霍埃格摇了摇头:“汉斯中尉,你觉得这样的鬼天气,除了法国人外,还有人会成群结队的往我们这边跑么?

不要忘了,现在可是战争时期。这里又是我们同法军交战的战场,我想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想不开跑来送死吧!”

战场上枪炮无眼,两军阵前没有无辜可言,跑过来凑热闹,死了也是白死。

附近的居民早就跑路了,没有人留下来挨炸。霍埃格上尉直接排除了是民众的可能性。

汉斯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不,上尉。不要忘了莱茵兰地区矿山、工厂都停业了,丧失了生计过后,普通民众可坚持不了多久。

这冰天雪地的鬼天气,法国人要保障自己的后勤都困难,根本就不可能进行救济。

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战争都会产生大量的难民。比如说上一次近东战争,我们就给奥斯曼帝国制造了大量的难民。”

看得出来,不是汉斯中尉分析能力强,主要是亲自参与过,脑海中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有现成的成功案例在,法国人没有道理不效仿。至于后遗症,这就是汉斯中尉能够考虑到的了。

听了这个解释,霍埃格上尉放弃了立即撤回去的打算,反正双方的距离还远,多停留一会儿也无所谓。

“暂缓发出信号,侦察兵上一公里进行观测,先确定前方的队伍是不是法军。”

战场上闹乌龙,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万一错把难民当成了敌人,直接一顿火炮招呼了过去,那又是一场悲剧。

霍埃格上尉是有良知的,不想自己亲自导演一场悲剧。

……

联军指挥部,此刻比德奥三国联军高层集聚一堂。

阿尔布雷希特大公一脸慎重的说道:“诸位,刚刚收到前线传来消息,难民潮正在向我们涌来。

不同于之前零散的难民,这次的难民人数可能会高达近千万,我们的压力非常大。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是法国人在人为制造饥荒,逼迫民众离开。

法国人现在是技穷了,在战场上没有办法击败我们,就企图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拖垮我们。”

奥地利军官还好,比德两国的军官们直接炸锅了,尤其是参加会议的利奥波德二世,更是惊慌失措。

表面上来看,大量的难民会消耗联军的物资,增加反法同盟的后勤压力。

如果更深层次剖析,这就是法兰西要彻底吞并比利时、莱茵兰地区的前奏。当地人都没有了,自然没有办法阻止法国人占领这些地区。

只要法国政府在上面安置一批移民,就完成了实质上的吞并。就算是战后,欧洲各国一起出面干涉,也没有办法让比利时复国,毕竟上面都是法国人。

类似的套路,在奥地利吞并奥斯曼帝国时期已经用过了。等欧洲各国政府反应过来,想要进行干涉的时候,奥斯曼人都离开的差不多了。

造成了既定事实,欧洲各国也没有办法将奥斯曼人从俄罗斯送回去,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奥地利吞并奥斯曼。

反应过来后,利奥波德二世当机立断道:“元帅,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救济难民。”

没有办法,利奥波德二世统治比利时的基本盘,现在都变成难民了。

国家因人而存在,有人才有国。利奥波德二世想要复国,就必须要保住这些难民。

要不然一场饥荒过后,本就人口不多的比利时,那就要彻底凉凉了。

要救济难民,与其说指望反法同盟,还不如说指望奥地利。

反法同盟成员不少,可是真正有能力救济难民的,仍然只有奥地利,也只有这个世界第一农产品出口国,才能够拿出这么多粮食来。

阿尔布雷希特大公点了点头:“当然,救济难民是联盟应该做的。不过怎么救济,却是一个问题。

比利时加上莱茵兰地区,总人口足有一千一百多万。就算是因为战争缘故,导致当地人口下降,也不会低于一千万。

法国人既然出手了,肯定不会小打小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要接收的难民大概在九百万到一千万之间。

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睡,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必须要进行妥善安置,要不然会出大乱子的。

好在,难民不是同一天过来的,我们还可以对难民进行疏散。”

“疏散”,显然不是说起来这么简单。正所谓疏散容易,聚拢难。一旦这些难民被分散安置,再想要收拢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甭管什么盟友不盟友,能够成为列强中的一员,奥地利自然不会是吃素的。

这么多优质劳动力,一旦让奥地利吃了下去,再想要让他们吐出来,就难了。

一句“去留自由”,就可以堵住大家的嘴,让大家不得不吃下这个哑巴亏。

不说留下所有人,留下一半的人还是有可能的。经历过战争的人,才知道和平的可贵。

和法兰西做邻居太危险了,比利时这样的小国太没安全感了。如果能够在奥地利获得更好的生活,干嘛还要离开呢?

这还是建立在奥地利要脸的情况下,万一维也纳政府面善心黑,故意设置一些障碍,阻碍难民离开那就更麻烦了。

利奥波德二世急忙反对道:“元帅,这不好吧!只要我们赢得这场战争,难民还是要返乡的。

考虑到大家的乡土情节,以及未来返乡方便,我提议就近建立难民营,对难民进行安置。”

不跳出来不行,德意志联邦是一盘撒沙,莱茵兰地区不属于任何一个邦国,在场的邦国代表根本就不可能出头。

不涉及自身利益,对各邦国代表来说,只要奥地利肯定出钱、出粮安置这些难民,其他的问题都好商量。

阿尔布雷希特大公摇了摇头:“陛下。从原则来说,我是支持你的提议,但问题是我们根本就做不到。

仅仅是维系联军作战需要,后勤的压力就已经非常大了。现在又要增加近千万难民,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毕竟难民是需要穿衣、吃饭的,这么多人光生活物资,每天都要消耗数万吨物资,我们根本就满足不了。

如果不想看到大量的难民冻死、饿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送到后方去分散安置。

事实上,要在短时间内分散安置这么多人,对我们来说,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听到每天要消耗数万吨物资,在场的众人都不淡定了。

尽管不是每个人的数学都很好,可以马上计算出来,但是大家可以肯定,阿尔布雷希特大公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撒谎。

利奥波德二世脸色一沉,内心深处他是想要反对的,可残酷的现实,实在是令他绝望。

再多的理由,也抵不上一组冰冷的数字。解决不了物资问题,就只能接受奥地利的建议。

至于未来,那就只能期待维也纳宫那位的吃相了。现在的比利时,已经丧失了讨价还价的资格。